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古建筑論文

古村落活化升級的佛山“4+1”模式探析

時間:2019-03-22 來源:文化學刊 作者:陳姝穎 本文字數:6358字

  摘    要: 嶺南文化歷史悠久, 源遠流長。佛山作為嶺南文化的發祥地之一, 近年來在嶺南文化傳承、歷史文脈延續上大做文章, 2014年啟動了古村落活化升級工作, 旨在挖掘傳承優秀本土文化, 完善城市文化服務體系, 培育特色文化產業, 提升城市文化內涵。佛山從古村落活化著手, 通過修繕修葺古建筑、恢復民俗文化活動、梳理建設村史館、完善鄉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等舉措, 逐步打響“嶺南水鄉”文化品牌, 搶抓文化發展先機, 逐步形成了古村落活化利用的佛山模式, 對優秀嶺南文化傳承有重要意義。

  關鍵詞: 基層治理; 嶺南傳統文化; 古村落活化; 佛山模式;

  黨的十九大提出鄉村振興戰略, 鄉村作為城市的基本組成單元, 在城市化進程中為城市發展提供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撐, 隨著經濟、人口的逐步轉移而逐漸凋敝, 空心化、基礎設施差、經濟落后等問題使得基層治理困難重重。同時, 傳統村落也因重經濟建設, 輕文物保護, 大拆大建、無序建設、過度開發等, 給古村落和古民居造成無法估量的損失。鄉村振興的關鍵是要鄉村自主振興、全面振興, 這就離不開鄉村文化的復興, 加強對以古村落為載體的優秀傳統文化的挖掘保護, 尤其是對傳統鄉賢文化的挖掘, 對破解當前基層治理問題有重要意義。佛山作為嶺南文化的發祥地之一, 歷史文化悠久, 是中國的歷史文化名城, 是中國粵劇的發源地, 擁有武術之鄉、陶瓷之鄉、美食之鄉、廣紗中心、嶺南成藥之鄉、南方鑄造中心、民間藝術之鄉等美譽。早在唐宋年間, 佛山的手工業、商業、文化已鼎盛南國。明清時, 更是發展成商賈云集、工商業發達的嶺南重鎮, 是中國歷史上四大名鎮和“天下四大聚”之一。為更好地挖掘開發傳統文化, 佛山近年來在文化傳承發展、歷史文脈延續上大做文章, 2014年底啟動了古村落活化升級工作, 從遺存下來的古村落著手, 通過修繕修葺古建筑、恢復歷史文化活動、梳理建設村史館、完善鄉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等舉措, 旨在挖掘傳承優秀本土文化, 培育特色文化產業, 從而進一步提升城市文化內涵, 逐步打響“嶺南水鄉”文化品牌, 搶抓文化發展先機, 逐步形成了古村落活化利用的“佛山模式”。

  一、古村活化的價值意義

  古村落是傳統建筑精髓和群居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對研究古建筑和傳統文化有重要參考價值, 被譽為“活態文化”。作為鄉村的形態之一, 古村落保留著歷史空間沿革、古建筑, 它們是傳統文化得以傳承的重要載體。對古村落的保護, 不僅是對歷史文化遺存的尊重與堅守, 更是對傳統文化根脈的延續與傳承, 彰顯出中華民族引以為豪的文化自信。

  (一) 基礎設施得以改善

  完善的基礎設施是古村經濟社會持續發展、村民生產生活改善、傳統文化保持活力的重要物質基礎。古村落活化通過人居環境和村容村貌改造提升等, 優化水環境、打通交通網絡、新建垃圾收集站等市政基礎設施、改善村容村貌這四個方面著手, 實施污水收集處理、管線下地、河涌整治, 對排水系統的整治維持原貌, 不進行上蓋密封, 以清理淤泥雜物、疏通渠道為主, 保留巷道特色等。逐步實現完善古村基礎設施。此外, 還配套實施村里村外路面改造和巷道修復、村道沿線外立面景觀提升以及率先進行管線下地等一批公共基礎設施建設和村容環境提升項目, 加強對歷史建筑和傳統建筑修繕利用, 盤活古建筑、舊祠堂、舊村居等, 在保護古村的整體風貌的前提下, 改善居住環境, 致力打造宜居宜游古村落, 村民生活環境明顯改善, 村民的獲得感明顯提升。

古村落活化升級的佛山“4+1”模式探析

  (二) 傳統文化凝聚人心

  古村落活化在村落人居環境等基礎設施提升的同時, 注重對歷史文化資源的保護與傳承, 積極為古村落發展注入更多的文化內涵, 推動古村落文化升級和區域升值。佛山古村落在深入挖掘本村歷史文化資源的基礎上, 建立村史館, 全面展示古村落發展脈絡、歷史文化、傳統習俗, 部分村落還建立了名人館。此外, 通過舉辦特色各異、豐富多彩的民俗活動, 積極傳承佛山各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極大地豐富古村歷史文化內涵, 本土歷史文化得到很好的保護, 注重對傳統宗祠文化、鄉賢文化的挖掘, 鄉土文化凝聚力進一步提升。

  二、佛山古村落活化的策略

  “一村一品”差異化發展是佛山開展古村落活化升級的宗旨之一, 面對散落在佛山各地的眾多古村落, 要挖掘各古村、各片區的自身特色, 結合歷史沉淀的村落文化、民風民俗, 在保留歷史文化遺產的同時, 完善公共文化設施和服務, 打造特色文化產業, 從而形成一條特色鮮明的“活化”之路。

  (一) 以文化為脈絡的融合活化

  當前, 在佛山建設文化導向型城市的大背景下, 文化是城市發展的動力之一, 發展特色文化更是避免“千城一面”的重要手段。以文化為脈絡的融合活化策略, 首先是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的融合。以傳統文化為脈絡融合現代文明是確保古村落活化不脫離實際的重要保障。結合當地特色文化, 以文化為脈絡, 保留當地特色傳統文化活動, 對重要的紀念物、宗祠等精神文化空間場所等進行修繕、保護。同時, 將活化完成的建筑用地開發成現代生活所需用地, 如舉辦各類展覽、租賃、校館合作等。其次是文化資源與自然資源的融合。北滘林頭社區 (村改居) 在古村落活化中, 將古橋、廟宇、祠堂等古建筑與沿街河涌整合, 沿河打造“一河兩岸”景觀帶, 融合了祠堂文化、書塾文化、古橋文化, 對其周邊環境、沿線河涌進行水質整治、橋梁美化, 采用先進的微生物原位修復技術, 逐步恢復河涌的自凈能力, 打造出了“一河兩岸、四段八景”的特色休閑、商業和娛樂景觀帶, 將文化資源與嶺南水鄉文化的精髓“水文化”融合保護, 走出了一條文化資源與自然資源融合活化之路。此外, 在政府的引導和支持下, 積極開展傳統文化活動、民俗活動, 再現歷史文化景觀, 凝聚村民, 增強文化認同;積極挖掘整理當地典籍傳說、村史村事, 活化利用祠堂開設林頭村使館, 展現古村歷史沿革和民俗民風, 講好當地的“小城故事”。民風民俗的保護與再現, 不僅具有巨大的經濟價值, 同時對當地的民風改善具有重要意義。

  (二) 統籌協調, 重點活化

  古村落活化升級不能脫離城鎮發展規劃, 要根據自身的現狀及開發的價值, 在統籌協調的基礎上, 篩選一批保護利用價值高、文化價值大、帶動示范性強、能展現當地特色文化的古村落、片區作為重點活化對象, 從資金籌措、保護條例制定、產權置換、社會管理、執法監管等方面就要做好相應的對接措施, 給予最大的政策支持。北滘碧江村在古村落活化中, 重點打文化牌, 將以碧江金樓為核心的古建筑群整合重點活化, 以點串線、以線帶面, 將村心大街、泰興大街祠堂群規劃為歷史文化保護區重點活化。從市政工程、景觀工程、房屋外立面工程等方面入手, 將保護區劃為保護區、建設控制區、環境協調區分區分類進行活化, 對保護區以保護為主, 修繕為輔;建設控制區內要求村民不得私自拆除重建, 新的建筑要延續街巷風貌, 保證村落建筑肌理完整。對無能力修繕改建的民居、祠堂等古建筑采用政府出資、產權置換等方式進行活化。

  (三) 保護與商業開發協調發展

  古村活化, 不是一個商業開發占主體的工作, 而是宜居鄉村示范、公共服務完善、環境生態優美、嶺南文化傳承、鄉村休閑旅游“五位一體”的工作, 它重在改善村民的生活環境和彰顯村落文化特色。古村落活化的出發點是保護特色歷史文化資源, 落腳點應該是對歷史文化資源的再利用, 過分商業化不僅會破壞古村原有的文化資源, 容易導致千村一面, 最終淪為各種商業街、小吃街, 從而失去靈氣。同時要看到, 發展特色產業不僅有利于文化資源保護和傳承, 還可避免政府持續“輸血”的現象, 以減小財政壓力。特色產業的培育需要從當地特色文化中下功夫, 深入研究傳統節事、民俗、表演、服飾、手工藝等。古村落發展可以定位為“鬧市中的棲息地”, 發展體驗式文化消費, 將特色古村落與周邊大的旅游文化資源、其他特色古村落進行整合打包, 發揮協同效應, 逐漸鍛造品牌, 形成“周邊看風景、村中品文化”的特色旅游。

  (四) 社會力量參與的可持續發展

  實現古村落活化的可持續融資, 改變單一的政府投資經營模式, 應積極引入社會資本參與活化經營, 通過政府引導, 構建合理完整的融資鏈條。對投資項目根據當地實際規劃目標進行篩選、合理規劃分類, 把經營性與準經營性項目交由市場來開發, 公益性項目由政府投資, 從而實現古村落活化的可持續發展。北滘碧江在古村活化中, 對金樓古建筑群的修繕和維護, 鎮、村兩級共同成立了金樓物業發展有限公司, 對金樓古建筑群進行日常的維護和管理, 不僅增加了當地的就業崗位, 也大大減輕了政府的負擔。此外, 碧江整合現有祠堂資源進行修繕維護, 采用出租、無償提供等方式提供給社會團體、個人使用。例如, 蓬萊書院的前身是澄碧蘇公祠, 由個人出資修繕、使用、維護, 目前蓬萊書院主要承辦各類書畫展覽、書畫教習、樂器培訓等活動, 參與人數眾多, 在佛山乃至廣東都小有名氣。

  三、古村落活化升級的佛山“4+1”模式

  佛山古村活化按照“差異化、大格局、可持續發展”的工作思路和“筑巢、引鳳、謀發展”的工作路徑, 聚集各方要素資源, 從供給側培育發展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 促進生產、生活、生態、文化有機結合, 逐步形成了“全面保護、分期推進、分類引導、分級管理+市場運營”的古村活化的佛山“4+1”模式。

  (一) 四級聯動, 形成古村活化高效機制

  由佛山市委、市政府成立古村落保護活化工作領導小組, 作為古村落管理常設機構, 負責各類專項基金的成立和資金籌集, 制定相關政策標準和實施細則等。市住建管理局會同文廣新局、旅游局牽頭負責市級統籌工作, 市住建局負責總體統籌督導建設推進, 市文廣新局負責統籌文物保護、文化品牌打造等, 市旅游局負責統籌旅游產業開發、平臺搭建等工作。各區成立古村落保護活化管理辦公室牽頭各部門負責本區項目建設指導、協調、督促、服務工作。各鎮街直接組織建設也可以指導村集體自建。村集體設置古村落管理委員會, 根據自身實際組織查漏補缺, 配合鎮街組織項目建設或擔當建設主體。逐步建立起“市級統籌指導、區級協調督促、鎮街組織實施、村莊主體建設”四級聯動工作機制, 確保古村落活化有序推進。

  (二) 全面保護, 建立古村活化長效機制

  在古村落調查工作的基礎上, 逐步開展古村落建檔行動, 進一步擴大摸底普查覆蓋面, 包括文物、歷史建筑、古樹、肌理、文化、風俗、語言等物質和非物質文化資源, 進行甄別、分類、評級;對歷次調查和新一輪發掘的古村落, 由區、鎮協同進行“一村一檔”建檔工作, 錄入古村物質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詳細信息。除此之外, 建立全市古村落管理信息平臺, 建立各類專題數據庫, 如古村落建設項目庫、古村落文化資源項目庫、古村落產業項目庫等, 從而為古村落活化發展提供基礎支撐。為完善古村落活化的長效機制, 逐步開展分類保護、分層管理和多元化利用, 制定出古村落認定標準和保護修繕指南, 構建古村落評價指標體系, 具體到保護內容、修繕技術、運行維護等各個環節, 制定統一的技術標準和可參照的實施細則, 為古村落的可持續發展建立控制與引導體系。建立古村落歷史文化常態化保護機制, 形成市、區分級認定、分類保護、分級管理、相互銜接、各有側重、多元化利用的古村落保護體系。佛山古村活化積極探索了古村名錄退出機制, 針對活化建設不達標的古村提出限期整改, 仍未達標的古村, 經專家評審, 取消古村名錄認定和相關優惠政策、項目支持和資金支持等。同時, 對違反保護要求造成文化遺產資源破壞, 以及對傳統建筑、選址和格局、歷史風貌產生破壞性影響的古村落, 實施推出古村名錄措施, 建立古村名錄退出機制。

  (三) “產村融合”, 提升古村落自我造血功能

  古村落活化根本目的是傳承利用, 針對豐富的歷史文化遺產, 逐步加強非遺載體搭建工作, 結合佛山的龍獅文化、武術文化、翰林文化、剪紙文化等進行展示館、培訓館等相應配套措施的建設, 傳承民俗活動, 還原鄉俗生活。通過引入創意文化公司、活動評選等形式鼓勵帶動部分村民從事傳統手工技藝活動, 延續和保護歷史文化遺產。推進古村落發展建設規劃, 引導產業發展, 按照“產村融合”策略, 以資源整合、挖掘價值、盤活空間為主要抓手, 結合功能定位、交通區位、自然資源、歷史文化等要素, 根據《古村活化發展指引》編制古村發展規劃, 形成先保護后發展、以保護促發展的可持續發展格局。實施分級聯動, 整合古村資源, 實行分區、鎮、村三級推進分級聯動, 區與區之間通過建立重點公益項目, 實現區域資源共享, 明確主導產業, 延伸產業鏈、提升產業價值鏈, 形成上下產業鏈聯動發展格局;鎮與鎮之間突出各鎮產業特色、協同發展, 形成規模效應;村與村之間打造不同主題項目, 通過配套互補、客源共享等方式實現聯動發展。實施特色產業培育, 按照“一村一品、一村一業”原則大力發展主導產業, 根據資源優勢將古村分類成養老古村、生態農業村落、文化創意村落等, 構建“同類古村連點成線, 異類古村聚點成塊”發展格局。注重產業集群培育工作, 對接相關龍頭企業, 采取分段培育和動態考核相結合的方式實行產業競爭力培育;落實產業載體和平臺建設, 著重構建產業集聚發展的公共服務平臺和服務體系, 推進產業集群發展, 打造“互聯網+古村”、嶺南鄉村民宿創意園等產業平臺。

  (四) 市場運營, 實施多方合作運營模式

  實施資金投入創新行動:一是做好項目梳理和整合, 對非經營性、準經營性、經營性項目進行分類打包、項目建設統籌和概算匯總以及投融資方案, 對接金融機構和社會投資;二是積極探索社會化多元融資模式, 深入了解PPP相關政策, 在分析PPP項目運作的可行性基礎上, 鼓勵在能源、旅游開發、醫療、養老、文化、教育等準經營性和經營性項目領域, 開展政府、村集體和社會資本 (PPP) 合作模式。

  建立多層級運營管理體系、激勵措施與風險管控機制, 完善資本退出機制。同時, 實施多方合作運營行動:一是鼓勵村集體自主運營, 指導村集體成立股份合作公司, 協助村集體進行統一管理、運營;二是優化外包運營, 將旅游經營、物業管理等外包給專業的社會機構, 保障開發利益, 區鎮配合村集體做好對外包單位的資質審查, 并對管理質量進行監管;三是大力推進合作運營, 以政府平臺公司和社會資本出資, 或村集體與社會資本合作等形式, 多方參與共同組建項目公司, 由項目公司對古村落進行一體化開發經營, 并進一步加強對利益的合理分配。

  四、結語

  保護與傳承是古村落活化的根本目的, 也是基層治理因地制宜的題中之意。建立健全古村落管理組織, 首先是要培養村民的自我管理能力。人是古村落中最關鍵的因素, 只有原住民生活延續, 才能維系村落的傳承與發展。政府應鼓勵村民積極參與古村落保護, 通過媒體展示古村魅力, 提升村民對傳統文化的認識和了解, 增強文化認同, 提高自我管理的自覺性。其次是加強民間管理組織指導。古村落保護是一項長期的工作, 日常管理維護的主要力量還是要靠當地自發的民間組織。所以, 政府應積極、合理地引導和培育古村落民間管理組織。最后是落實各方責任, 參照傳統村落保護發展模式實行分級管理。市與區負責住房城鄉建設、文化建設的相關部門負責古村申報審批和發展綱要的技術指導;發改、旅游部門給予經費支持;鎮 (街) 、村 (居) 委負責活化項目的實施。各部門和單位形成合力, 制定獎懲措施、評估體系, 增強項目實施的透明度, 相互監督, 提升古村活化工作在村民中的公信力。

  每個傳統古村落都有其獨特的存在方式, 古村落活化應加強對古村落的空間立體性、平面協調性、風貌整體性、文脈延續性等方面的規劃和管控, 留住古村落特有的地域環境、文化特色、建筑風格等“基因”, 恢復古村落老街巷的原有形態, 再現古村落的傳統鄰居文化和村規民俗, 煥發古村落的生命活力。佛山古村落活化升級逐步形成了自己特色鮮明的開發模式, 特色嶺南文化被重視、傳承并得以保留, 不僅提升了城市的文化內涵, 對目前大規模開展的特色鎮建設也起到了促進作用, 在突出產業特色的同時為小鎮的文化特色增加了內涵。優秀嶺南文化不僅是廣東特色的地域文化, 也是中華多彩多元的民族文化一分子, 文化傳承之于城市精神內涵乃至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都具有重大意義, 佛山從古村落活化升級入手, 著眼于優秀文化傳承, 不僅改善了古村面貌、居住環境, 催生和拉動了特色產業的轉型升級, 對居民精神風貌、城市凝聚力等都具有重大意義。

    陳姝穎.淺析佛山古村落的保護與開發[J].文化學刊,2019(02):37-40.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中国体育超级大乐透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