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海事海商法論文

如何建立我國海事臨時仲裁制度

時間:2019-06-28 來源:經濟研究導刊 作者:肖靈敏 本文字數:5378字

  摘    要: 臨時仲裁制度已經在國際上得到普遍認同, 但在中國法下其地位還未得到完全承認。我國海事臨時仲裁機制的缺失帶來了種種弊端, 因此, 我國建立這一制度勢在必行。基于國際仲裁制度的發展趨勢, 并結合我國國情, 應從宏觀與微觀兩個層面構建我國海事臨時仲裁制度。在宏觀方面, 明確率先在海事仲裁中構建臨時仲裁制度的模式和實施步驟。同時, 逐步減少機構仲裁制度對臨時仲裁制度的限制, 使臨時仲裁制度相對獨立發展。在微觀層面, 完善關于臨時仲裁的法律法規和仲裁規則, 以適應市場主體特別是航運領域的市場主體希望以最低廉和最高效的方式解決糾紛的趨勢。

  關鍵詞: 海事仲裁制度; 機構仲裁; 臨時仲裁;

  臨時仲裁制度已經在國際上得到普遍認同, 然而, 中國現行仲裁法律制度不包括臨時仲裁。隨著全球經濟競爭日益激烈, 海事仲裁立法日趨統一。多數學者認為, 我國應建立臨時仲裁制度, 以促進我國海事仲裁的發展。那么如何建立我國海事臨時仲裁制度?下文將就此進行探討。

  一、我國海事臨時仲裁的法律淵源

  (一) 國際法淵源

  關于臨時仲裁的國際法淵源, 主要包括我國簽署的多邊條約和雙邊條約。我國加入的1958年《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公約》 (下稱《紐約公約》) 第1條第2款規定, 仲裁裁決包括專案選派之仲裁員所作裁決, 即包括臨時仲裁裁決。我國與包括德國、法國、泰國、荷蘭在內的100多個國家簽署的投資保護協定均有通過臨時仲裁解決糾紛的規定。如, 中國與法國雙邊投資保護協定的第10條第2款規定, 將爭議提交專設仲裁庭, 實際上指可采取臨時仲裁方式解決爭議[1]。我國與包括法國、摩洛哥、匈牙利、意大利在內的20多個國家簽訂的民事和商事司法協助協定都規定, 相互承認與執行在對方境內做出的仲裁裁決, 在此應包括臨時仲裁裁決。

  (二) 國內法淵源

  關于臨時仲裁的國內法淵源, 主要包括我國的仲裁法律和仲裁規則。2015年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545條, 首次規定了承認和執行外國臨時仲裁裁決。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 (下稱《仲裁法》) 雖然通過了2009年和2017年兩次修改, 但都未規定臨時仲裁的效力。2014年發布的《中國 (上海) 自由貿易試驗區仲裁規則》規定了緊急仲裁庭, 緊急仲裁即臨時仲裁, 這是我國首次引入臨時仲裁的規則, 2015年上海自貿區進行了臨時仲裁試點。2015年修訂的《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仲裁規則》和《中國海事仲裁委員會仲裁規則》均規定了緊急仲裁員程序。2016年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為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提供司法保障的意見》 (下稱《意見》) 第9條第3款規定, 臨時仲裁應按照特定仲裁規則做出[2], 這是一種有限定的臨時仲裁, 與一般臨時仲裁不同。根據《意見》, 2017年我國發布了第一部臨時仲裁規則———《橫琴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時仲裁規則》, 使臨時仲裁具備了一定的可操作性。

  二、我國海事臨時仲裁立法存在的問題

  如前所述, 我國加入的《紐約公約》、以及與外國簽署的雙邊投資協定和雙邊司法協助協定規定了臨時仲裁, 而且我國海事臨時仲裁的司法實踐中也不乏承認臨時仲裁的案例, 但我國相關國內法卻對此未做規定, 導致我國海事仲裁制度存在不少問題。

如何建立我國海事臨時仲裁制度

  (一) 國內法與國際條約規定不統一

  由于我國國內法關于臨時仲裁的規定不符合我國簽署的國際條約, 導致我國與其他國家對臨時仲裁裁決的承認與執行不對等。首先, 我國依據《紐約公約》、雙邊投資協定和雙邊司法協助協定承認與執行其他有關國家的臨時仲裁裁決。但是, 我國《仲裁法》規定臨時仲裁協議無效, 使得當事人不可在我國申請臨時仲裁。即使做出裁決, 外國法院也將依《紐約公約》第5條的規定, “該項協定依當事人作為協定準據之法律系屬無效”而拒絕承認其效力, 使得當事人不得向國外申請承認與執行臨時仲裁裁決, 這在客觀上導致我國內地與其他國家對臨時仲裁裁決的不平等承認和執行。其次, 由于我國法律規定臨時仲裁協議無效, 這也在客觀上迫使當事人放棄臨時仲裁, 轉而訴諸法院, 即使法院做出了公正判決, 也不能被真正執行, 因為國際上普遍存在外國法院判決承認和執行難的問題, 使得我國大陸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缺乏實質上的保障。

  (二) 國內法規定相矛盾

  首先, 我國內地和香港、臺灣地區關于臨時仲裁的規定不統一。如, 《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安排》 (下稱《安排》) 規定, 內地應執行香港的仲裁裁決, 包括臨時仲裁裁決。而為落實《安排》, 香港《仲裁條例2017年修訂》第2分部—公約裁決的強制執行 (95) 規定, 香港不執行內地違反《仲裁法》做出的臨時仲裁裁決[3]。又如,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認可和執行臺灣地區仲裁裁決的規定》第1條和第2條規定, 大陸認可和執行臺灣的臨時仲裁裁決。而2015年修正的《臺灣地區和大陸地區人民關系條例》第74條規定, 臺灣認可和執行大陸仲裁裁決的條件與法院判決相同, 且只認可與執行不違反公序良俗且存在互惠關系的裁決, 導致大陸的仲裁裁決不具有與臺灣地區法院判決相同的既判力, 僅在臺灣具有執行力[4], 這不利于保護大陸地區當事人的權益。其次, 《意見》與《仲裁法》的規定有沖突。如, 依《意見》第9條第3款的規定, 有限定的臨時仲裁協議不能約定仲裁機構, 而《仲裁法》第16條第 (3) 項規定, 仲裁協議必須選定仲裁委員會, 這兩條規定實質上相矛盾。

  總之, 我國國內法只承認單一形式的機構仲裁, 與我國簽署的國際條約不符。我國現有的臨時仲裁規則僅在自貿區實行, 與一般國際仲裁規則脫節, 很難靈活適用于國際經濟貿易特別是海事仲裁領域。我國臨時仲裁制度的缺陷使我國大陸當事人采取仲裁方式解決爭議時處于不平等地位, 并對我國國際航運業尤其是海事仲裁實踐產生了巨大的負面影響[5]。而且我國臨時仲裁的理論研究與立法實踐都與世界上發達國家存在很大差距[6], 不符合經濟全球化的發展需要。

  三、構建我國海事臨時仲裁制度的策略

  海事仲裁和臨時仲裁之間的關系非常密切。機構仲裁代表成文法, 而臨時仲裁代表的判例法強調個案的具體分析, 可有效彌補成文法的不足。如前所述, 臨時仲裁的缺失導致我國仲裁制度存在不少問題。我國海事仲裁制度經過五十多年的發展, 其框架已較穩定成熟。在我國臨時仲裁的法律實踐中, 已出現不少可供借鑒的成功案例[7]。目前臨時仲裁成為國際海事仲裁的主流, 我國作為海運大國, 不能脫離這一國際潮流。因此, 臨時仲裁制度應在我國海事仲裁中率先建立, 這也是海事仲裁制度創新的前沿和必然選擇, 更是大勢所趨。一些學者認為, 我國應將臨時仲裁制度直接納入《仲裁法》[8~9], 而有些學者認為, 應通過“試點”模式逐步推進[10~13]。筆者贊同后者, 因為臨時仲裁制度有其優勢也有其不足, 而且由于我國關于臨時仲裁的國內法與國際法規定不一, 國內法規定存在矛盾之處, 因此為克服臨時仲裁的不足, 并結合我國國情, 應通過“試點”模式在宏觀與微觀兩個層面逐步推進。

  (一) 在宏觀方面確立臨時仲裁制度的模式和實施步驟

  1.“試點”模式。

  如果臨時仲裁的理論僅僅停留在司法解釋和理論研究層面上, 而不是為自貿區的企業所實際了解和運用, 那么其將是灰色的。在我國自貿區先行先試的政策正是臨時仲裁的試驗田, 令其在實踐中不斷發展, 還可以將臨時仲裁中的典型裁決進行整理為企業提供借鑒, 從而提高實踐中糾紛解決的效率, 逐漸上升為成熟的制度。

  2. 實施步驟。

  第一步, 將臨時仲裁制度作為機構仲裁制度的補充, 使兩者相輔相成。2017年中國互聯網仲裁聯盟公布了《臨時仲裁與機構仲裁對接規則》 (下稱《對接規則》) , 并發布了與之配套的互聯網仲裁云平臺2.0。兩者的組合為國內主體在內地進行臨時仲裁提供了嶄新的模式, 受到了社會以及仲裁界人士的廣泛關注和認可, 中國廣州仲裁委員會隨即對仲裁規則進行了修訂, 承認《對接規則》, 將其作為仲裁規則的一部分。2017年11月, 一起基于《對接規則》進行的臨時仲裁案件順利結案, 并得到雙方當事人的自愿履行, 成為《對接規則》公布以來的第一起處理完畢臨時仲裁案件, 當事人均自愿履行了裁決[14]。該模式不失為將臨時仲裁納入機構仲裁的成功模式, 可予以采納。第二步, 逐步減少機構仲裁制度對臨時仲裁制度的限制, 使臨時仲裁制度相對獨立發展。但臨時仲裁制度自身存在不足, 比如, 無專門機構管理仲裁程序, 缺乏有效控制, 效率低、耗時長;仲裁員自由裁量權較大, 缺乏有效制約;仲裁員與律師、專家證人、當事人之間的密切往來以及身份背景可能帶來仲裁結果的不公等。目前《意見》的公布意味著臨時仲裁在我國自貿區是合法的, 其在自貿區的發展將進一步促進仲裁的完善, 為自貿區企業的糾紛解決帶來新的機遇。因此, 首先在我國自貿區發展海事臨時仲裁制度, 與機構仲裁形成互補、互助關系, 并采取以下措施進行構建, 以避免其不足。

  (二) 在微觀層面構建臨時仲裁制度的具體措施

  1. 統一國內法與國際法規定。

  為使我國關于臨時仲裁的國內法與國際法相一致, 應修改完善《仲裁法》。建議刪除《仲裁法》第16條第 (3) 項的規定, 允許臨時仲裁, 避免大量的涉外仲裁協議在國內法院被認定為無效, 以便滿足當事人既可通過機構仲裁也可通過臨時仲裁解決爭端的合理期望[15]。或者, 可以另行規定臨時仲裁, 在《仲裁法》第16條第 (3) 項后增加“明確的仲裁地點”作為第 (4) 項。“明確的仲裁地點”是指當事人在仲裁協議中約定的仲裁地, 或者雖未約定[16], 但依國際私法的最密切聯系原則可以確定的仲裁地。《仲裁法》如此修改將與我國已簽署的《紐約公約》、雙邊投資協定、雙邊司法協助協定保持一致, 也將跟上國際海事仲裁規則的發展趨勢, 因為目前國際海事仲裁中的大多數爭議都是通過臨時仲裁解決的。今后, 我國在與其他國家特別是“一帶一路”沿線國簽署多邊或雙邊條約時, 其中涉及用仲裁方式解決爭議時, 也應對臨時仲裁問題做出一致的規定。

  2. 完善仲裁法律規則。

  雖然臨時仲裁已納入我國自貿區的仲裁規則, 橫琴自貿區還發布了專門的臨時仲裁規則, 但這些規則都是行規, 還未上升到法律層面。因此, 我們在涉外海事領域引入臨時仲裁, 勢必需要立法并設計完善的臨時仲裁機制, 包括臨時仲裁服務機構的設立、仲裁員的素質要求和選任制度、責任承擔制度等, 以克服臨時仲裁的缺陷。

  首先, 設立臨時仲裁服務機構。參照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做法, 并結合我國國情, 可在中國海事仲裁委員會 (下稱海仲委) 內部設立為臨時仲裁提供指導的機構, 使臨時仲裁與機構仲裁并存。這是因為海仲委至今已有五十多年的發展歷史, 已擁有了豐富的仲裁經驗和一批高級仲裁員, 為海事臨時仲裁制度的建立奠定了扎實的基礎, 這將在受案量、結案率和國際影響等方面取得重大突破。當然, 海仲委臨時仲裁服務機構將只是起輔助性作用, 并提供推薦仲裁員和咨詢服務。這種服務對于當事人來說只是一種建議, 而非強制性服務。這種服務職能完全賦予仲裁員不涉及對仲裁程序的管控, 可應當事人的請求, 向其推薦仲裁員和仲裁規則。

  其次, 建立臨時仲裁員的選任制度。仲裁的公平性取決于仲裁員, 故仲裁員的選任和歸責是海事臨時仲裁的關鍵問題。若仲裁協議未約定仲裁員的選任, 或難以按約定選任仲裁員, 則會阻礙仲裁程序的順利進行。此時, 我國選任臨時仲裁員可借鑒國外的先進經驗:先賦予當事人意思自治權, 允許當事人在合理的期限內選任仲裁員。若超過合理期限當事人仍未選任仲裁員, 則可由仲裁機構、法院或者其他組織指定。

  最后, 嚴格臨時仲裁的責任制度。仲裁員應具備相應的資質要求, 不能因個人的不良行為損害仲裁的公平性, 否則將承擔相應責任。而且, 海事臨時仲裁案件的性質特殊, 對仲裁員的專業性和公正性的要求較高, 故仲裁員問責制的設計是十分重要的。大多數國家的仲裁法只規定仲裁員應承擔不同程度的民事責任。而我國《仲裁法》第38條規定了仲裁員的民事責任和刑事責任, 這種嚴格責任規定符合我國海事臨時仲裁的實際需要。

  參考文獻

  [1]牛磊.倫敦海事仲裁與中國海事仲裁制度至比較研究[J].國際經濟法學刊, 2006, (3) .
  [2]孫巍.中國臨時仲裁的最新發展及制度完善建議[J].北京仲裁, 2017, (3) .
  [3]李晶珠.中國引入臨時仲裁的制約因素及其克服[J].黑龍江社會科學, 2010, (5) .
  [4]張建, 李輝.中國大陸與臺灣地區相互認可和執行仲裁裁決的法律思考——兼評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認可和執行臺灣地區仲裁裁決的規定》[J].時代法學, 2015, (6) .
  [5] 金彭年, 董玉鵬.海事訴訟特別程序與海事仲裁規則[M].北京:法律出版社, 2015:143.
  [6] 賴震平.中國海事仲裁引入臨時仲裁初探——以中國 (上海) 自由貿易試驗區為視角[J].中國海商法研究, 2014, (3) .
  [7]李廣輝.入世與中國臨時仲裁制度的構建[J].政治與法律, 2004, (4) .
  [8]于秀.我國設立海事臨時仲裁制度研究[D].大連:大連海事大學, 2013.
  [9]吳濤.中國法下構建海事臨時仲裁制度的問題研究[D].上海:華東政法大學, 2016.
  [10]王瑩麗.臨時仲裁在我國金融仲裁機制中的引入分析[J].商業研究, 2011, (6) :207.
  [11]蔡琦玲.在中國法下引入海事臨時仲裁制度的分析[D].大連:大連海事大學, 2014.
  [12]賴震平.中國海事仲裁引入臨時仲裁初探——以中國 (上海) 自由貿易試驗區為視角[J].中國海商法研究, 2014, (3) :89.
  [13] 張超漢, 張宗師.國際航空仲裁制度研究?——兼評1999年《蒙特利爾公約》第34條[C]//中國國際私法學會2016年論文集 (下) , 2016.
  [14] 臨時仲裁第一案:開創法律服務新藍海[EB/OL].搜狐網, 2017-11-17.
  [15] 朱偉東.中國涉外仲裁協議效力的認定:困境與出路[J].仲裁與法律, 2010, (116) .
  [16] 于秀.我國設立海事臨時仲裁制度研究[D].大連:大連海事大學, 2013.

    肖靈敏.論我國海事臨時仲裁制度的構建[J].經濟研究導刊,2019(13):197-199.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中国体育超级大乐透彩票